黛_千赤

这里黛千赤(黛泠)_(:_」∠)_
喜欢追番和摸鱼,偶尔也写写文(不过很短很渣x)
以及,最近沉迷肝游戏...
什么cp都好商量但是拒绝赤黑赤和黛黑黛以及米英米。

俺は、君の泰迪(梓奏向,ooc慎)

  自从梓把奏人的泰迪烧掉后,他似乎对奏人关注了些。
  因为无论是学校、街上还是其他的地方,奏人看着梓的眼神都是敌意满满。
 

  很难让梓不在意。
 

  梓虽然知道一些,但又不是很清楚奏人生气的原因,在学校里偶然碰见时,便忍不住询问「奏人...不开心...是...因为我...嘛?」
  奏人看了看他,眉头拧成一团,睁大着眼睛「泰迪,我的泰迪,被你给烧了!你还想说什么!」眼角渐渐溢出了些泪,声音虽很大但带有哭腔。
  愤怒、委屈。奏人只有这些感觉。
  「抱歉...我...只是想救...琉辉。」梓低着头,歉意弥漫在空气中。
 

  他又奏人的脸,有什么东西正在梓的心里生根,发芽。
 

  梓拉起奏人的手,把奏人带到了天台。「奏人...过来。」说着,梓拿出了一把锋利的刀。
  刀边泛着银白的光,与夜晚的月光一同倾泻下来。「奏人...你...可以...打我吗?這把刀...是我最喜歡的。」梓把刀递了出去。
  奏人愣了愣,接了过来,随即向梓的手臂划去。刀刃很锋利,殷红的血一下就涌了出来,顺着梓白皙的手臂流淌下来,溅在一旁花坛的边缘上。刀尖上也染上了梓的血。
 

  梓的表情沒有因為疼痛而扭曲,反而多了幾絲欣慰。
 

  玫瑰花沐浴著月光,在晚風中搖曳著。
 

  「謝...謝。」
 

  他笑了。
 

  「太好了...奏人...沒有討厭我...」
  因为疼痛?因为奏人没有讨厌他?还是因为什么其他的东西?
  梓很开心,连語氣都不由得歡快了起來。可奏人卻笑不起來,莫名的,有些心痛。
 

  【为什么会这样?他是敌人啊,为什么会有些心疼?】
 

  梓的血散髮著的香味,和他的独特體香融合在一起,無時不在引誘著奏人。
  別忘了,他可是吸血鬼。
  奏人没有考虑太多,扔下刀,朝着梓扑過來,一手環著他的脖子,一手迅速把肩上的衣服褪去,「咔」地咬下去。
  溫熱的血灌入喉中,一股腥甜在口中彌漫開來。
 

  【更多,想要更多,这甜美的血。】
 

  【他的血只能是我的!】
  梓沒有想到奏人會吸他的血,驚訝了兩秒後,一手環住他的腰,一手輕輕地撫摸著他的頭。紫色的髮絲從指縫中露出。
  「奏人...很可愛...呢。」梓笑著說出了這句話。奏人抬起了頭,皺了皺眉。他的眼角還殘留著些許淚水,黑眼圈很深,比梓的還濃。嘴邊流下的血自然是梓的。
  他在梓的懷裡顯得很嬌小,梓伸手替他擦去去了眼角的淚。奏人稍微掙扎了一下,想出來。梓不但沒有放開他,反而把他圈得更緊了。
  「一会儿...就好...拜托了...奏人。」
 

  【这种...感情,只对奏人...一个...有的感情,是......】
 

  「喂!等等!放開...我...」沒等奏人的話說完,梓便低頭吻了下去。
 

  【喜欢......么?】
 

  銀白的月光很是耀眼,遠處老舊的大鍾發出「噹噹」的聲音。
  「唔...唔啊...放,放开...我啊...」奏人的呻吟聲越來越小,臉頰則越來越紅,他放弃挣扎,手從梓的胸口滑落,任由梓來吻他。
  梓的舌頭掃過奏人口腔的每一寸地方,吻得奏人有些喘不過氣。他鬆開了奏人。「哈啊...」兩人都喘著氣。
  奏人没有觉得恶心,他感觉很愉悦。当然,奏人不会表现在脸上。
 

  遠處的風,把落葉吹了過來,吹到梓的腳下。
 

  梓把頭附在奏人的耳邊,溫柔地說「奏人...我...喜欢你...我不想...让你难过...所以...把我...當成你的泰迪...好嗎?」
  突如其来的告白让奏人有些懵,但他还是很快反应了过来,没有明确的回复,只是说了句「你可不许反悔。」之后又立刻背过身子。
  

  梓笑了,他牵着奏人的手,走出天台,两人的身影消失在走廊的盡頭。
  

  【是啊...我...喜欢奏人啊。】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ーーーー ENDーーーー

小劇場:
綾人:(看到奏人抱著梓到處走吓了一跳)哇嗚!你幹嘛抱著無神家的人啊!
奏人:因為他是我的泰迪【老公】啊!

ーーーーーーーー
请不要吐槽蜜汁题目,我也不知道对不对23333

真实的触感(修悠向,ooc慎)

  虽然已经过去许久,可修依旧清楚地记得。
  十年前的那场大火,抹去了许多,也包括,埃德加。
  凶手,是自己的弟弟,怜司。
 

  在那个夜晚,修再也无法忍受母亲的监管,跑出了逆卷家。
  修不知跑了多久,来到了一个森林里。夜晚的森林很是阴森,不时掠过的风吹起地上的落叶,发出「嚓嚓」的声音。
  修不禁打了个寒战。
 

  他向四周望去,发现自己根本不认识这里。迷路了。
  「喂!有没有人啊!」修大声喊着。
  没有人回应他。
 

  当然了,人类在夜晚很少大规模的活动。
 

  修来到一条小河边,坐下休息着。他觉得自己有必要调整好状态,深呼吸,深呼吸。
「 你在干嘛呢?」森林深处走出一个褐色头发的小男孩。
  修转身看了看他。男孩手里提着一盏油灯,照亮了修的周围,也渐渐照亮了修的心。

  「这打扮,你是贵族吗?在这种地方干嘛,这可不是贵族大人该来的地方。迷路了吗?」男孩又问。
  修看了看他,皱了皱眉,眼睛看向河里。
  「算了,」男孩把手伸进挎在身上的包包里,「看你也不像是坏人,这个给你。」拿出两个又大又红的苹果,抛给修一个,自己也拿起一个吃了起来。
  修捧起苹果看了看,那男孩又说「很好吃哦,是我种的苹果。」他又看了看笑的很开心的他,嘴角微微上扬,站了起来。「谢谢。」
  「嘿嘿!我叫埃德加,你呢?」埃德加眨了眨水灵的,颜色有些像番茄眼睛,问着。
  「我叫修。」
  「修?我们做朋友吧!」
 

  修第一次遇到对自己如此友好的人,两人便成为了朋友。
  之后,修每天都去找埃德加,两人一起玩耍,一起吃苹果,埃德加还送了修一只小狗。
  贝特丽克斯知道被自己寄托过多希望的修每日这样玩耍,认为这些东西会妨碍修的成长,便不准他再频繁出门,并把那只小狗丢弃。
  修很生气,便故意躲着母亲,不想再见到她。
 

  这一切,怜司都看在眼里。
  「呵,母亲对你如此关爱你却不知珍惜。而我,她连看都不看一眼。不要怪我了,修,你和埃德加,就永远分开吧。」
 

  当晚,怜司放火烧毁了埃德加居住的村庄。而那时,修正在和埃德加在河边玩耍。
  修坐在河边的石头上啃着苹果,突然看到了不远处天空中冒着的滚滚浓烟。「呐,埃德加,那里是不是着火了?」修指着天空问道。
  「砰!」埃德加顺着修指的地方看去,手中的苹果掉到地上,果汁溅了一地。「那是...我住的村子!!」
  埃德加跳下石头,朝着那儿狂奔过去,修也紧跟着他。半路上,修看到怜司从着火的方向走来,往家走去。
  虽然有些疑惑,但修没管那没多,两人很快到了村子前。
 

  火舌不停地窜着,烈火已经把植物烧得残缺;门、窗、家具烧得支离破碎;也把人们活活烧死了。
  「爸爸...妈妈...啊啊啊!」埃德加歇斯底里地喊着,他的眼睛瞪得很大,像铜铃一般。不管火势的汹涌,埃德加像疯了一般冲进火海。
  「别!咳咳!埃德加!!」修急忙伸出手,想抓住他,但晚了一步,埃德加已经冲进屋子。
  「咳咳...咳...埃...埃德加...」浓烟熏的修喘不过气,想冲进去,却无能为力,只得离房子远些。
 

  千万,不要出事啊,埃德加!
 

  半小时、一小时、两小时......
 

  时间在飞速地流逝,可修迟迟不见埃德加出来。
「不会的,不会的...埃德加不会死的...埃德加!!!」他知道,埃德加已经死了。这一切,都是怜司干的。
  眼泪早已顺着修的脸滑下,没有人应答他,只是回声,也只有回声,在他耳边回荡......
 

  他只能坐在地上,默默哭泣......
 

  修永远都不会忘记埃德加活泼的声音......
  修永远都不会忘记埃德加给他的苹果的味道......
  修永远都不会忘记埃德加与他的秘密约定......
  修永远都不会忘记埃德加和他玩耍的美好时光......
  修永远都不会忘记...埃德加...这个名字......
 

  之后的几日里,修开始不愿意对外界给予理会,他怕,再失去什么......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ーーーーー分割线ーーーーー
 

  「喂,修!快起来!」一个野蛮的声音传来,修的梦境被它搅乱。
  棕色头发的大男孩,正抛着苹果。
 

  好熟悉。
 

  「埃德加!」修一下从沙发上坐了起来。
  由于反应过大,悠真给了他一个白眼。「睡迷糊了吗,你小子?走了,去学校。」
  修看了看周围,清醒了许多。
 

  原来是梦啊,不过居然会梦到这种事,真是......
 

  他走到悠真面前,伸手,戳了戳他的脸。
  「哇呜!你干嘛啦!」悠真被修的举动吓了一跳。
 

  这真实的触感,太好了。
 

  修一直紧绷的心放松下来,不过表情依旧一脸淡定,继续听着音乐,好像事情和他无关。但是,嘴角上扬的幅度还是出卖了他。
 

  埃德加,还活着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第一次写魔恋同人有点紧张啊哈,人物啊,总觉的ooc得厉害_(:_」∠)_
嘛,凑合看吧_(:_」∠)_

黛的十大错觉 (黛赤向,ooc慎)

1.他不在乎洛山篮球队。
2.比赛输了对他来说也没什么。
3.轻小说很无聊,很幼稚。
4.林檎碳一点都不萌。
5.高三的篮球打的很不愉快。
6.赤司对他来说一点都不重要。
7.他一点都不想中二的小少爷。
8.他知道小少爷还在。
9.他的小少爷会回来。
10.黛千寻不喜欢赤司征十郎。